Uncategorized

美国的医疗系统——原来还有个东东叫Urgent Care

上个星期很倒霉。错过了跆拳道的考试,滑雪计划被取消,电脑中毒,还扭伤了脚。脚现在还没好,不过这个经历让我对美国医疗系统有了更好的了解。

以前一直很纳闷,为什么美国通常看的都是私人医生,而不是医院。一个私人诊所很可能只有一个医生,还有一个秘书。对,连护士都没有,只是有秘书。诊所里面通常没有什么设[……]

Read more

现在当做的就当aggressive,失败了再来淡泊吧

不知是不是因为到了年尾,聚会也多了起来。简单聊了一下,发现同学们变化都很大。有从巴黎B-school去U of Chicago的B-school交流的,有去剑桥读MBA的,还有Harford的MBA更是早就知道的了。再想想,同学中有的应该已经是Manager级别。而个人生活也是各有各的精彩,有快要结[……]

Read more

空间转移了

Space 要关闭的消息早有风闻,今天才不得不终于采取行动。虽然Space提供自动转移到WordPress的服务,但我怎么能平白相信一个以前从来没听说过的Blog服务商呢。

于是,行动的第一步,自然是要备份。这时才发现Space的服务也实在是不怎么样,竟然没有导出功能。虽然为Migration微软还[……]

Read more

怎么才能写一篇好日志呢

很想写一篇好日志,写完却发现“浅入深出”,艰涩难明。郁闷之下上网转了一圈,发现能写出好的日志的人大致符合三个条件中的一个:一、文笔好;二、阅历广;三、知识丰富。第一个条件不在话下。即使没有任何新意,如诗如画的文笔也足以让人如此如醉,这就是散文了。虽然说有人比别人更有写作天赋。但文笔是可以练出来的。而[……]

Read more

以***为锚的货币制度

昨天看到周其仁的《以央行行长为锚的货币制度》一文,其大意是说美元的利率曾经是由央行行长(联邦储备局主席)决定。由于各方压力,央行行长很难把利率提高,直至保罗·沃尔克把货币政策改为以某既定货币发行量为锚,美元才得以走出高通胀的阴影。这让我联想到张五常在他的《中国的经济制度》一文中提到的中国的货币制度。[……]

Read more